欢迎来到一朵茶网,让您更懂茶【侵权删除】

设置首页|添加收藏|保存桌面|网站地图xml|Tags标签

茶马古道不仅仅是单纯的茶叶贸易网络

茶文化

1.茶马古道=卖普洱茶之道?有一个关于茶马古道的说法,比较有代表性,就是以普洱茶产地为中心,以卖普洱茶之路为线索,勾画出了茶马古道的草图。我们先看图。茶

 QQ截图20191119105543


1.茶马古道=卖普洱茶之道?


有一个关于茶马古道的说法,比较有代表性,就是以普洱茶产地为中心,以卖普洱茶之路为线索,勾画出了茶马古道的草图。我们先看图。


茶马古道分成三路,分别是“茶马北道”、“茶马西道”、“茶马南道”。接下来我们一个个的聊聊。


茶马北道,即普洱茶经过昆明到北京的路,这条路据说是普洱茶上供之路。现在卖茶的,都特别喜欢提所谓皇家,所谓贡茶,所以,在此语境下,普洱茶跟皇亲国戚沾边的事,是一定要从历史的坟墓里挖出来的——据说贾宝玉生日时,他们喝了一回;乾隆在他爹手下做皇子时,也用普洱(当时是团茶)招待某贵宾,并写了赞美诗,说喝茶灵感大发。


——据说,这是普洱茶流入中原市场的“主要通道”。不过,显然,这跟“茶马北道”与进藏的茶马古道的原始含义是不同的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茶马西道,是普洱茶经过大理、丽江、香格里拉、昌都最后到拉萨,再从拉萨到尼泊尔、印度的通道。这条道“是一条隐没在滇西的群山中,也隐没在中国历史书中的茶马古道,一两千年来,它的生命只是在一代代的茶商、赶马人、探险家、僧人艰难的行走中得以延续。”


这个说法大体不错,也是茶马古道原来的意思。



茶马南道,是普洱茶卖到东南亚的交通线路。如图所示,从右到左,有卖到越南、老挝、缅甸、泰国、缅甸、印度等不同的方向。其中,卖到缅甸、泰国的那条线,生意最好,运量最大,也就是从勐海、打洛出口,到缅甸的景栋这条。泰国没有跟云南直接接壤,但从这条线,拐一下弯就可以到泰国了。



2.普洱是茶马古道的中心?


如此描述茶马古道,估计让四川人看了不爽。如果茶马古道是一个商标,那这个商标差不多被云南、被普洱茶抢注了。但这样做,说公道话,是不太公平的。


在川大,有一回有个研究西藏茶叶的外国学者做了一个报告,他提到内地茶进藏,数量是四川为主,但茶马古道又主要是云南人在提。这种现象,不能不说,跟普洱茶商人的精明有关。


这条古道,在过去既是人口流动的通道,也是贩卖盐巴的通道,还是贩卖马匹的通道,但现在,被茶叶冠名之后,一下把云南茶搞成了很古老的样子,而古老的东西,现在都卖得起价格,所以,你懂的,这会是门好生意。


回到上面的问题,我们可以看出,普洱茶集散地普洱,成了茶马古道的起点和中心。但这个集散地,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也就是说,过去确实一度是从普洱这个地方把普洱茶发出去(商家在普洱开商号,而且思茅厅是通商口岸,设有海关),但这种现象维持并没有多久,普洱这个地方,后来就衰落了,其地位被西双版纳的勐海取代。


关于这点,有必要多说几句。普洱衰落的时间,大概就是民国初年。1938年一个汉族学者去到西双版纳的途中,经过普洱,写下了他的观察。他是这样说的:“没有一个都市兴衰的经过像普洱这样短促的。普洱从归流设县到今日,也不过二百多年,但已经历尽了沧桑。”说这个话的人叫姚荷生,他写了一本很好看的书,叫《水摆夷风土记》,里面主要的内容讲西双版纳,但也涉及到路途上的见闻。

普洱衰落的原因,一个是恶性疟疾(1919年),一个是西双版纳改土归流。前面一个因素导致普洱的中心——思茅和宁洱两个市镇以及周边农村,人口锐减,从而导致商业一落千丈。


后面一个原因导致普洱有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。西双版纳改土归流,就是把原来土司的地盘变成政府的地盘(结果不算成功,原来的地盘变成土司和民国政府两重管理)。这个政治上的改革,促进了经济上的改革,从而催生了茶叶的繁荣。因为改革的地方是今天澜沧江西岸这一片(江外六版纳),所以,这里很快就崛起,成了一个很有暴发户感觉的地方。


我们算算时间嘛,勐海1910年才开始有茶庄进入。之前它当然也种茶,但都是为普洱和易武等地提供原材料,而现在有茶庄开始把制作和销售中心都放在勐海。到1938年,20多年的时间,这里已经繁荣得不行。1937年有私人茶庄20多家,1939年南京国民政府控制的中茶公司也在这里办厂。


所以,姚荷生才说,勐海“是一个暴发户,一个土财主,它的巨大的财富藏在那褴褛的衣服下面”。这当年的勐海,还真有点像现在中国某些产煤的地方。


好了,点到为止,不深入展开了。反正普洱并不是一直都是普洱茶的中心,更不是茶马古道的唯一中心。


3.茶马古道,从哪里开始,到哪里结束?


说起一条路,我们总是要问,从哪里开始,到哪里结束。这是生活经验,人之常情。但对于茶马古道,恐怕要弄清楚起点和终点就十分困难。


原因是,它是历史的,是民间的,是我们无法再重新经历的。所以,今天尽管我们可以去山沟沟里面找找茶马古道的遗迹,但这遗迹并不能代表茶马古道的全部,所以,我们今天关于它的很多论述,几乎都是盲人摸象,摸的时候,心里面挺踏实的,确信它是什么,但睁开眼睛看却与事实离得很远。


茶马古道起点是在普洱,还是西双版纳,还是雅安?而终点,是拉萨,是印度,还是尼泊尔?抑或是像前面那种说的,是北京、是泰国或者老挝?


比较靠谱的说法,应该是茶马古道既无起点也无终点,我们图上看的起点,不过是某个区域的起点,或者准确讲,是某个区域的集散中心。


而终点也是这样,它可能的确存在某个区域的终点,但这个终点或许并没有结束,不过是进行一下轮交换的中心。比如说,茶叶运到拉萨之后,并没有结束它的旅程,而是成为拉萨周边地方进行交换的贵重物品。


到北京的贡茶,也没有停止它的脚步。它可能赏赐给到江南任职的某个大人物,也可能给了1793年到热河拜见乾隆皇帝的英国马嘎尔尼使团(据说这些尊贵的皇帝赏赐,被使团扔了。大概是黑乎乎的,以为是什么坏东西)。


用血管做比喻吧,就某些我们知道的线路,可能是大动脉,但进入皮肤之后,还有若干毛细血管,茶叶、盐这样的物品的流通,只要深入到毛细血管才算结束。


还有了,如果说茶马古道,不是从茶叶的流通去看,而是从盐的流通去看,那起点和终点的讨论,又是另一番情形。那时,普洱等等地方,都不重要了,可能你不知道的黒井反而更重要。


130年前,有一个外国人从昆明到大理去,走到楚雄地盘上时,他抱怨最多的是迎面走来的马队,这些马(骡子)背上背的不是茶叶,而是盐巴。这些盐是要卖到昆明,但它们从那里运来?这位叫马嘉理的青年没有说,但我们猜测,它说不定就来自楚雄的黒井。


所以,讲茶马古道,不要被茶叶所迷惑,如果实在容易被迷惑,我建议你就一个礼拜别吃盐巴,看看对你来说,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
以此类推,我们也不难发现,在西南中国,包括云南、西藏、四川这些地方,茶马古道,绝不是单纯的茶叶贸易网络,其内涵和意义要大得多。